各位请欣赏

  各位请欣
  早听说安徽的鸡多,又便宜服务又好。这一次到合肥,特地约了几个朋友出来逛逛,朋友老王拉我到一边,问我想不想玩点新鲜的。我当然同意。于是,两人便驱车到肥东大酒店,定了头等房后,老王打了个电话给当地公安分局局长的弟弟,要他“送货”来,要货色好的。后来我才知道,此人是肥东最大的鸡头,手下的小姐不下2000个,老王朝我挤挤眼说,今天的“货”很特别,来了就知道了,要价虽高(包夜500元),你玩后就觉得值了。
  一刻钟后,门铃响了,进来的侍应生和老王相熟,身后跟着两个--一个30出头,白净苗条,姿色不错,还有一个让我吓了一跳--竟是个十二三岁的小丫头!关门后,老王打消了我的顾虑:这儿是独立王国,未成年女孩子很多,这是娘儿俩,安全又可口,让我心情享受!说罢就出门了。
  少妇倒是很大方,先让女儿去浴室洗澡,自己则替我宽衣。见女儿进了浴室,她讨好地跪到我面前,请出我的鸡巴就含进她的嘴里。弄了一会儿,我问她们的情况。少妇自称叫黄娟,女儿小红今年13,家里很穷,她出来做有2年了,但这里小姐太多,自己年纪偏大,生意难做,后来有人开始做“双飞”,这儿生意最好的是“母女档”,她便让小红出来做,才做了一个星期,生意很好。“先生,一会儿先让小红侍候您,我去洗洗,小红很听话的,虽然出来时间短,我在家里经常教她“那方面”的技术的,包您舒舒服服出几趟精!”说话间,小女孩裹着条白浴巾出来了。我这才看清,小丫头生得白白嫩嫩,一只肥圆的小屁股很惹火。黄娟进了浴室,小姑娘冲我甜甜一笑,乖巧地偎进我怀里,我解开她的浴巾,一对鸡蛋大的小乳房跳出来,一对小乳头像两颗红豆,再看她下身,雪白的一个小馒头,中间只有一条细缝--幼女阴就是嫩!\"
  我将小丫头的两腿分得大大的,龟头抵紧她的细缝,下身用力,缓缓地推入,小红在我胯下身子一颤,努力地分开双腿,一推至根后,小丫头长出了一口气。“刚进去最难受,是么?”“嗳。”女孩认真地点点头“先生您玩吧。”我不再说话,缓缓地抽动起来,不时推送至根,活动下身,让鸡巴在幼女的阴道深处搅动,享受小女孩稚嫩的生殖器的侍奉。小红被我玩得大口喘气。。。。。。-
  良久,我将小丫头翻转身子,吩咐她跪到床边,上身伏在床沿上。小女孩乖巧地照着做了,“先生,您要玩小红的后花么,那样疼的呀,要等我娘来的,您先进前头吧。”说着蹶起小屁股,示意我插入。我又一次捣进幼女紧窄的阴道内,一下下用力抽送着,小腹撞击着女孩子绵软的臀肉,我不禁低头赏看起鸡巴在幼女阴中进进出出的情形。
  黄娟出来了,她将裹着的浴巾一拉,赤身儿贴在我的背后,给我做“夹肉饼”“先生,小红还听话么?“嗯,很好的,年纪小,逼就紧,不错,很舒服!”“先生,您要玩后门,黄娟先陪您好了,小红人小,还要准备准备。”“先生,我娘和我陪您玩肛交,您可要给小红小费的呀。”小女孩娇喘着说。
  “一定一定,一人50。”“哎呀,谢谢了!”和黄娟玩肛交,少妇显然很有经验,她只用了一点儿润滑油,我就顺顺当当地插进了她肥白的臀沟中,一边抽送,黄娟吚吚呀呀地呻吟起来,小红在一旁给自己的屁股沟中抹油,然后走到床沿,跪下伏好,我从她娘的下身抽出鸡巴,龟头顶住小丫头的肛门,用力推入,黄娟在一旁扶着女儿的腰身,濡研良久,方才慢慢捣进了幼女的直肠,小红在我胯下不住地打颤:“娘,好疼,还火辣辣的”“乖女,忍忍一会就好了。”随着我的缓缓的抽动,小丫头还是嘤嘤地啜泣起来。黄娟一边在后推拉着我的屁股,让我不费力地享受,一边劝道:“乖女,莫哭呀,人家先生给了小费呢,做女人都这么着给男人玩的,乖女,认了吧。”
  我奸玩着幼女的后臀,舒服极了,信口问道:“黄娟,小红是给谁开的苞呀?”“是个做香烟生意的小老板,给了
  2000块呢!”“真可惜了,小红这丫头,身子肉儿这么好的,怎么着开苞费也要个三四千的!”“真的么?先生,您出3000么?”“你家小红已经开过了!”“先生,小红还有个妹妹,叫小玉,比她小一岁,您要么?”“没开过么?”“在家上学呢,还没见过男人的下半身呢。”“好,加你500!”“多谢多谢了呀!我今儿就和小丫头说,后来你来我家吧,我们娘仨一起侍候您!”“哈哈,好!”我用力捣进小红的直肠,在小女孩身体的最深处爆浆了。
  (两天后)黄娟的家在城郊,房子在棚户区内。我事先已经付了开苞费,黄娟的男人避到外面去了,家里只剩三个雌儿一心一意地服侍我这个贵客。
  我坐在椅上,黄娟跪在我两腿间,慢慢地侍弄着我的阳物。两个小姑娘站在我的大腿边儿上。小红低着声儿羞怯地给妹妹说什么是“做事”。“看见了?娘含着的是先生的阴茎,一会儿先生会把它放到你的腿丫儿那条缝里,会有点儿疼的,一会儿姐姐先做给你看。”
  破瓜的那一刻,黄娟用力揉着小女儿的两粒豆大的小乳头,小红轻轻捻着她妹妹的阴蒂部位,我在龟头上抹了不少润滑油,抵紧幼女的阴道口,试了几次都推不进去,小玉在我胯下疼得直哭。黄娟在旁边骂着女儿,回头对我说:“您还是快点儿吧,狠力地开了苞,我女儿也少受点罪呀。”我一听,不再顾忌,下身用力,狠狠地捣进小女孩的阴道,感觉一层阻挡,我清楚地听见轻微的“扑”的一声,小丫头在下头身儿一震,只娇弱地“啊”了一声,便疼得晕了过去。
  我在黄娟家中玩了三天,另外又给了她们娘仨小费1000块。黄娟格外讨好,吩咐两个小丫头用心侍候我,我玩了三个雌儿的前后花门,又在小玉小红的嘴里爆过浆,这才恋恋不舍地走了。走前,黄娟偷着跟我说,她家隔壁还有两户人家,小女儿都是十一二岁……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现代淫帝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xdyd.xyz/index.php/2019/09/16/%e5%90%84%e4%bd%8d%e8%af%b7%e6%ac%a3%e8%b5%8f/

作者: admin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