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那年夏天难忘的三里屯老外大鸡巴的故事(四)黑人Brake】【作者:不详】【完】

  我和John都有健身的习惯,他为了增加跟我见面的机会,也在我去的健身房办了卡,也去那健身。我平时去游泳跑步,后来健身房增加了一个只针对女性的舍宾班,运动强度不大,我觉得挺有意思,就报了一个。慢慢班里有了七八个学员,教练是个三十出头的姐姐,身材特别好,紧实修长,每次上课都穿着专用的舍宾服,可能也是这种衣服的原因,显得腿特别长。班里几个学员渐渐也都购买了这种衣服,我还是穿着跳操的紧身裤,显得有点不专业。舍宾服类似体操服,但开叉更高,还要穿高跟鞋,教练总穿着一条肉色闪光的丝袜,特别性感,我总觉得在健身房这种荷尔蒙爆棚的地方,穿这种性感的衣服有点火上浇油的感觉,这个教室虽然只有女性,可并不是完全封闭,透过半透明的玻璃墙,里面鲜活的身体还是暴露无遗的,每天都能看见许多男人来来往往从门口过,眼睛里闪烁着饥饿的光芒。但也很矛盾,女人的身体本来就是为了引诱男人,想着自己性感的身体被那么多男人看到,心里可能还不断地意淫,反而弄得心里痒痒的,我也买了一套,绿色的高开叉舍宾服,一条肉色半透明的舍宾袜,第一次穿着这身衣服去上课,一下子把其他学员都比下去了,教练姐姐也不住的夸我身材好。

  舍宾虽然运动不算激烈,可一堂课下来,也是筋疲力尽,所以后来有舍宾课的时候,我也就不去跑步游泳了,只带这一件衣服去上课。John就还是练他的器械,渐渐的也跟常去的几个老外熟悉了,欧美男人的身材更适合练器械,肌肉的线条轮廓要比亚洲人好得多,他们里面有个叫Brake的黑人,特别专业的健身爱好者,有一米九,浑身每一块肌肉都精心雕琢很有型但不是特别壮的那种,本身是个搞it的,后来还给几本杂志拍过照片,十分性感。我觉得黑人的肌肉是最性感的,充满了原始的野性,白种人都没有那股劲儿,亚洲人在健美比赛上也会往身上涂深色的油,估计也是为了学习黑人吧,但感觉怪怪的。

  那天我的课结束的早了,我去器械区找John,我没带其他衣服,只能穿着这身舍宾服出去。一路上所有的男人都会转头看我,眼神恨不得在健身房里就把我扒光,我本性也不是特别喜欢这种大庭广众之下的注视,感觉怪怪的,赶紧走过去,到了器械区,里面都是肌肉男,那些意淫的男人也就不敢偷看了,让我松了口气。这个区域一般人都不是特别多,John去洗手间没在,Brake和另外一个白人在推举,我没说话,静静地看着他,杠铃一上一下之间,他的肌肉时而紧张时而放松,就像一个黑色的雕塑一样完美,腰间的肌肉也随着动作活动着,我看的口干舌燥了,一种原始的野性吸引着我,不由的胡思乱想起来。

  他练完这一组,看见我的瞬间他也差异了一下,眼里光芒闪烁了起来,显然被我这身性感的衣服所吸引,见我有些发愣,估计心里也大概猜到我那颗怀春的少女心,他微笑着,站起来,慢慢的走过来,身上的汗衬托着黑色的肌肉闪闪发亮,我平时也是个气场很强的女人,一般男人见我也不敢造次,可在这个场景中,他健壮的雕塑一般的身体四平八稳的向我走来的时候,气场彻底压倒了我,我害羞的看着其他地方,不敢直视他。他先说话:“John\"s in the bathroom,you wanna try this?”说着指着旁边的杠铃。我连忙摇头,那么重我怎么举得起来,Brake没说话,弯下腰卸掉了所有的杠铃只留下一根杠,“you can startwith this, come on, I\"ll show you ”说着拿起铁杠,冲我一笑“forfree”。还挺幽默,他双手把杠放到头后,腰挺直,给我示范深蹲。我看过视频里欧美女人练习腿部和臀部肌肉也是这么做的,欧美女人的翘臀是所有亚洲女人的梦想。试试又何妨呢,何况有这么性感的教练,我就说试试看,伸手向他要杠铃。他笑笑努努嘴,“shoes off, miss”,我才想起来我还穿着刚才练习舍宾时的高跟鞋,没带运动鞋,只好穿着袜子光脚踩在地毯上。他让我先蹲下,把杠铃轻轻的放在我肩膀上,手轻轻地摁着我的背和腰,让我把腰背挺直,“you doing fine,girl, now, stand up slowly”,我第一次做,掌握不了要领,起来的时候一个没站稳差点摔倒,他握住我的腰把我扶住,真的是握住,他的手好大,他很有礼貌,甚至没让我的身子碰到他,把我扶正,温柔的说“let\"s try it again, separateyour legs a little bit”,我按照他说的,双腿稍微分开了一点,这样起来的时候就稳当多了,他就在我身后站着,时不时的给我纠正姿势。我微微叉开腿,就这样一蹲一起,旁边那个哥们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,我对着镜子看着身后的Brake,他也低头盯着我的屁股和腿,短裤里也隐隐约约有点膨胀,我又开始浮想联翩:都说黑人的阴茎大,brake是不是也有一根青筋暴露的大肉棒呢,我的下面能装得下吗…想着想着,下面就有点潮湿了,哪个女人能不渴望被这种野兽征服呢。

  练了一会,我累了,他帮我放下杠铃,我弯下腰揉了揉发酸的大腿,他可能看到了机会,说“here, let me help you”,让我坐在他身边,他指指我的腿“may I?”很有礼貌的问我,我按他说的把腿放在他腿上,他拿起一只脚,稍微抬高,往我身体一侧轻摁,让我大腿的筋紧绷起来,一只手轻轻地按摩那根酸痛的筋,真的很舒服,又没有挑逗的意思,但那温暖有力的大手几乎整个握住了我的大腿,黑色的手和我雪白的丝袜腿的对比看起来让人血脉贲张。幸亏舍宾袜比较厚,如果只穿着舍宾服,估计水都会流出来,那就尴尬了。我也能透过短裤感觉到那隐隐胀大的硬物。他没有进一步,我也没有,这种暧昧感觉挺好。我微微出了点汗,他把他的毛巾递给我,毛巾上的味道非常好。

  停了一会,John回来了,看我和brake坐着聊天,又看到我的衣服,感觉欲火一下就窜了起来,也没接着练了,收拾收拾就拉着我走了,明显的感觉到他的醋意。走的时候,我俏皮的跟Brake打了招呼:“thanks coach!”他笑笑点点头。

  我说洗完澡再回去,John不让,让我把外套直接套在舍宾服外头,回家再洗,我心里明白他想的是什么,其实经过刚才的事,我也有点迫不及待了,就默许了他。回去的路上,他开着我的车,手一刻也没老实过,不停地在我大腿上摩挲,还把我的腿放在他的腿上,不住的埋怨我为什么不早点穿给他看。

  进了家门他立刻粗暴的把我抱起来,扔在床上,用力的在阴道附近把舍宾袜撕开了一个口子,短裤都顾不上脱掏出肉棒把舍宾服拨在腿上,吐了口吐沫抹在肉榜上,用力的插了进来,身体刹那间产生的愉悦让我长长的呻吟了一声,就像沙漠中渴到极致的行者一头扎进了清冽的泉水中,太舒服了,我闭上眼享受着他大力的抽插。我们的性爱,一直还都比较温柔,这次他却一点怜香惜玉的感觉都没有,像在操一个妓女,嘴里还不住的念叨着脏话,我明白,性感的衣服是一方面,更主要的,他感觉到Brake的威胁了,不然,我的下面不会那么湿。

  他自顾自的大力抽插,一阵阵欢愉让我很舒服,我抬起双腿挑逗他,把脚伸进他的嘴里,他撕破脚尖的袜子,吸吮着我的脚趾头,他双手扶着我的腿,我也把手伸进衣服里揉搓着小豆豆。John的性能力真不是盖的,把我插得意乱情迷,娇喘连连,我整个人也恍惚起来,闭上眼睛,脑海中时不时的浮现出Brake那黝黑发亮的肌肉,健壮的躯体,还有身上野性的味道。不知道他的肉棒是不是比John还大还有力,不知道被那样健壮的黑人压在身下是一种什么感觉,仅仅是这种幻想也加剧了我身体的敏感度,我扭曲着身体,大叫着,高潮很快就来了,见我高潮,John并没有慢下来的意思,把我翻过来,爬在床上,他压在我的身上,依旧大力抽插着,这种被严密压迫的抽插让我一点喘息的机会都没有,高潮就这样一直持续着,身体竟然有些发抖。他也加快了速度,趴在我背上,用手扳过我的头,把舌头伸进我的嘴里搅动着我的香舌,突然大叫着插到最深,把精液深深的射进我的身体里,我没有避孕,被他死死压着也无力反抗,他太兴奋了,一股一股精液喷射的时候我都能感觉到那种强烈的冲击力,几乎又给我另一次高潮。他没有立刻起身,依旧吻着我,慢慢抽出肉棒,带出了不少精液。他走到床头,扶起我的脸,把刚刚射过精还没彻底软下来的肉棒插进我的嘴里,等我给他清理干净才放我去洗澡。

  后来也照常去健身房,偶尔跟Brake打个招呼,聊几句,没有过多的深入接触,但那种感觉却拉近了很多。有一天,他跟我说有个影棚约他拍插图,问我有没有兴趣,我从来没有棚拍的经验,很好奇,又怕自己不行,他说没关系,就是运动题材,摆几个姿势就可以,会很有意思的。多经历一些没有的经历,也是挺有意思的,就答应了他,何况,还有报酬。

  拍摄那天我如约赶到了摄影棚,去了才知道,是杂志的插图,而且本来已经有了女性的人选,Brake软磨硬泡才临时让他们换了我,让我觉得挺不好意思。摄影师简单问了我几个问题,显然并不太高兴这种临时换人的事,让我等一会,先给Brake拍。我就坐在旁边看,他半裸着,穿着一条拳击短裤,两个女助理在给他身上涂油,坚实的肌肉油光发亮,特别性感,两个姑娘也不好意思看他,低着头。拍了一组单人照片后,摄影师让我去换上瑜伽服,我带的是抹胸短裤,换好出来后,摄影师眼前一亮,可能没想到我穿上紧身衣之后效果那么好,态度也缓和了一些,指挥着助理给我上妆,然后在我腹部、大腿和胸部漏出的皮肤上,也涂上了亮亮的油。Brake换了衣服出来,换了一条到膝盖的谨慎瑜伽裤,肌肉的线条绷得紧紧的,腰间鼓鼓囊囊一个大包,啊,那应该是一条十分熊武有力的肉棒吧。棚里的几个姑娘也叽叽喳喳的咬耳朵,估计也在揣摩那玩意究竟有多大。我有点紧张,全程在摄影师和Brake的指导下完成了拍摄,有很多动作是贴身的,这么光明正大的贴着黝黑健壮的身体,让我的身体阵阵发热,额头渗出细汗,效果反而更好。这组结束后,摄影师和杂志的几个人在一起商量着什么事,Brake就在一旁鼓励我,说我很性感,表现很好。过了会,摄影师说加拍一组,问我有没有带裙子高跟鞋,我都没带,摄影师想了想就让助理临时去找一套。一会功夫,拿回来一条抹胸深V连衣短裙,裙子是黑色的,上部分是豹纹的,很性感,我去换上,又穿上他们找来的12厘米的细高跟,摄影师非常满意,让我补补妆,这次画的是烈焰红唇,说要拍的野性一点。现在回想起来,有好几个动作都让我浑身发热。摄影师说要拍出反差的性感,让我作为主宰,Brake作为摆设,有一个动作是他躺在地上,我一只脚踩在他胸上,以胜利者的姿态审示他,因为要抬起一只脚,穿的又是短裙,别人看不到,当我穿着高跟鞋一只脚踩在他胸前的时候,Brake可以清楚无遗的看到我的内内,为了拍摄瑜伽服不显出内裤的轮廓,我还特意穿了一件丁字裤,这下全被Brake看光了,我挺不好意思,Brake倒很专业,面无表情的,我也就自然多了。不知道他会不会幻想把我摁在身下的场景。还有一个动作,我一字马把Brake逼在墙上,脸贴近他,像审视猎物一般。由于穿着高跟鞋,一字马很不稳,我刚抬起腿还没放到他身上,就差点摔倒,Brake下意识的扶住我,手就自然的放在了漏出的大腿根的位置上,把我扶正,帮我把腿摆在他身上,他很高,我的底裤彻底的暴露出来,阴部也贴到他的小腹上,那一刻,我真的觉得太挑逗了,如果不在摄影棚,这个动作,应该插入的很深。我脸红了,也能感觉到他的下体在胀大,我也有意的挑逗他,把阴部贴的更紧了,我心想这是一个多么难得的挑逗他的机会啊,双眼如丝,直勾勾看着他,对着他轻吐了一口气,他的呼吸明显加重,仿佛在仔细品味着我如兰的气息。他的情欲也慢慢升起,裤子中的阳物也隐隐的在跳动。他此刻,脑海中一定也是想着保持这个姿势,把内裤撩在一边,深深的插入我的小穴,用伟岸的阳物,好好的蹂躏我吧。

  摄影师喊停,非常满意,他握住我的脚腕,轻轻地放下,我俩有些不舍的分开,内心都在胡思乱想着色色的事情。告别的时候Brake用力的抱了抱我,说会打电话给我。

  没多久,他就打来电话,邀请我去参加一个酒会,我很痛快的答应了他,内心也有点小小的澎湃。因为是正式场合,我穿了一件黑色的长裙,侧面有开叉,步子迈开的话,能看到大腿。天气也很暖和,就没有穿丝袜,为了腿更好看,我涂了点模特用的亮粉在腿上,加上细高跟鞋,俨然一个性感高贵的小少妇。

  进了大厅,远远地就看到Brake在和一个漂亮的外国妹子喝酒聊天,笔挺的灰色条纹西服,白衬衫没有领带,真是穿衣显瘦,特别精神。他看到我过来,热情的招呼我过去,礼貌的贴了面轻轻地搂了一下腰,向我介绍那个姑娘Elsa,是他很熟的同事,美国人。姑娘很漂亮,金色头发蓝色大眼睛,个头不是很高,很瘦,穿着紧身短裙,屁股特别翘。我最羡慕欧美女人的屁股,天生就那么翘,东方女人怎么练都难有那种造型。我们也礼节性的拥抱了一下,有的没的客套了几句,Elsa明显感觉到Brake的主角是我,就借故离开了,很知趣,也让我有小小的得意。

  我们天南海北的瞎聊,竟然还挺投机,香槟也喝了四五杯,我雪白的脸蛋也渐渐泛起红晕。酒会进行了大半,Brake贴在耳边对我说“let\"sget some air,it\"s getting boring ”,我点点头表示同意。他轻轻笑了一下,拿了一张纸巾写了几个数字,冲我眨了下眼,塞到我手里。然后就离开了。其实不用看,我也知道他写的应该是房间号,可看到那个数字之后,我的小心脏竟紧张的扑通乱跳:难道我真的要把我娇嫩雪白的身体送上门去,让这头黑色的野兽享用吗,是不是太淫荡了?转念一想,可是,这个场景,难道不是我幻想中的?被这头黑色的巨兽尽情的蹂躏,带给我无尽的高潮?想到这里,我下面已经湿透了,我向酒保要了一杯威士忌shot,一口干了,去洗手间补了补妆,鬼迷心窍的摁下了电梯按钮。

  电梯一层层上去,我越来越紧张,终于站在门口的时候,我深吸了一口气,此刻,我的身体已经完全被情欲支配了。我才发现,那门竟然是虚掩着的,我敲敲门,Brake在里面说“It\"sopen”。我推门自己进去,灯光很暖也很暗,一切都正合适。Brake也慢慢的迎过来,他竟然已经换上了一身白色的浴袍。真是揣摩女人心情的老手啊,算准了我会上来,会让他尽情的享用我。他走到我面前,不发一言的伸手用手背轻轻地摩挲着我的脸,我从来没有被这么赤裸裸的挑逗过,摸过我的脖子、耳垂,我闭上眼享受着,他用宽大的手掌轻轻地抬起我的头,深深的吻了上来。我动情的伸出舌头回应他,感受着他的气息,雄性的味道让我动情,我放下手包,双手想抱住他,他却把我拦住,把我双手放在我的身后,不让我动。我的口红都被他吃掉了,他的舌头很大很软,撩拨的我浑身颤抖,深吻了一会,放开了我的嘴,开始舔我的耳朵、脖子,另一只大手在我胸前隔着衣服揉搓着,我站着不能动,浑身每一个细胞都情欲贲张,不由自主的轻声呻吟,由于不能动,这种兴奋一直压抑着。我就像一只待宰的羔羊,任由这头野兽玩弄,那种羞辱、兴奋夹杂在一起,真的很奇妙。

  他把我推到窗边,窗外灯火通明,让我伏在窗户上,轻轻地说“bend over”,让我弯下腰,崛起屁股,他把我的裙子从开叉处撩开,这样我穿着丁字裤的屁股和整个腿都露了出来,我面向窗外,享受着他带来的奇妙的感觉。我以为他就要这样插入,他却远比我想的要耐心的多,他蹲了下来,双手扶着我的屁股,伸出长长的舌头隔着那条细绳开始舔我的下面,我舒服的尖叫出来,从下到上,一下一下有条不紊的,我快升天了,大声呻吟着,汁液也一股股的往外涌。他顺着屁股往下舔,大腿内侧,后侧,膝盖后侧都被他照顾到了,痒、兴奋、害羞,百感交集。他撩开内裤,把舌头深深的伸进我的小穴里,空虚难耐的身体突然被以这种奇妙的方式插入了,他的舌头很宽大,但又可以很长很尖,插入的时候真比阴茎还舒服,我额头渗出细细的汗珠,太舒服了。更奇妙的是,他的舌头在我小穴里还来回搅动,从来没有这样的感受,他看我反应如此激烈,就这样伺候了我好一会,我差点就这样来到了高潮。他把舌头收回来,我的下面突然感到一阵空虚,我喘着粗气,像经历了一次激烈运动一样。我突然感到害怕,他还几乎没有露出他的肉棒,我已经欲仙欲死了,真的做爱,还不把我弄死。他站起来,一只大手仍然摩挲着我的屁股和湿湿的下体,让我站直,又把刚才弄得我魂飞魄散的舌头伸进了我的嘴里,我像吸吮肉棒一样卖力的吸着,仿佛感谢它带给我的奇妙感觉一般。这次我的双手没有被禁锢住,我伸出手抚摸着他的身体,这一具让我魂牵梦绕的坚实躯体终于能让我好好把玩了,我解开他浴袍的腰带,果然里面是一丝不挂,帮他脱掉,这样,那具雄壮伟岸的身体就在我面前了,那条肉棒更是让我喉咙发紧:并没有完全坚硬,很粗很长,长度跟John差不多,但要粗得多,而且不像一般的阴茎是直直的,他带着一个向上的弯度,黝黑发亮的龟头向上翘着。

  我细细亲吻着他的身体,含住他的乳头,用力的吸吮,一只手握着下面那根巨物,轻轻揉搓着,我轻咬了一下他的乳头,他的阴茎兴奋的胀大了很多,我吐了口吐沫在龟头上,这样撸动的时候让他更舒服。顺着他的胸部舔到了腹肌,东方女人的娇小舌头也让他很受用,舔到了肉棒,说真的,这么粗大的肉棒我真的不知道能不能全部含进去。我蹲下身子,一只手扶着肉棒,沉甸甸的很有质感,试了一下,不能含进去,我就顺着阴茎舔着,绕着龟头转圈,也舔舔蛋蛋,他舒服的闭上了眼,轻声呻吟着。我决定试一试,吐口吐沫抹在龟头周围,好让它更润滑,努力张大嘴,用力的把龟头含了进去,但真的只是含住而已,已经没有吸吮的空间了,我只好把龟头含住,用舌头转圈舔着。他很舒服,可是又不满足这种蜻蜓点水的快感,扶着我的头,抽出阴茎,又缓缓插进我的嘴,如此往复,每次都带出了长长的口水。慢慢的,他加快了速度,我的嘴也发出咕叽咕叽的声音,他也不管我牙齿会不会挂到他的阴茎了,享受着这种征服感,我喉咙也不时的被撑开,眼泪都下来了,还干呕了一次。就这样他干了一会,终于放开了我,俯下身子和我接吻,像抱孩子一样把我抱了起来,放在贵妃椅上,分开我的双腿,又舔了下去,为马上的大战做准备。我闭上眼睛享受着他带来的欢愉,也静静的期待着将要发生的一切。

  舔了一会,我的阴部早就湿得一塌糊涂,加上他的口水,已经是泥泞不堪,身体内也像千百只小虫在爬,好希望有个坚实的肉棒来解决一切的饥渴,他站起来,分开我的腿,跪了下来,慢慢的接近我,我知道,我期待的、幻想的,马上就要来了。他抬起我一只脚,吐了口口水,抹在肉榜上,轻轻地放在洞口摩擦着,也可能担心我承受不了,没有粗暴的插入。轻轻地摩擦着,让洞口慢慢的适应他的尺寸,我把腿分到最开,双手扶着他的腰,扭动着。突然他腰部微微一挺,半个龟头进入了我的身体,好大,虽然十分润滑,但进入并不顺畅,他插入了半个龟头之后,便没再动,拇指揉搓着阴蒂,给我适应的时间,接着再进一点,我几乎能感觉到肉棒摩擦阴道皮肤的声音,太紧了,我皱着眉头喘着气,虽然不疼,但真的抽插起来,我还未必受得了。他缓缓地进入,一节一节的,给我留足了喘息的时间,渐渐地,我觉得已经插入很深了,因为我的下面从来没有体验过这种被彻底塞满的感觉,我抬头看了一下,竟然只进去了一半!他却并不着急,慢慢试验着我的极限,他还要插入,我推了一下他的小腹,真的进不去了。他立刻会意,没有再动,把我的小脚放到嘴里吸吮着,然后慢慢抽出,全部抽出,我的身体仿佛五脏六腑都被抽空了,一下感觉空落落的,没多久,他又插了进来,还是一半,就这样如此往复,速度也渐渐加快,我仿佛阴道里每个褶皱都被大阴茎刮到了,从来没有这么舒服的感受,浑身每个毛孔仿佛都打开了,他带我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。见我开始舒服的呻吟,他加快了速度,双手解开我裙子,从脖子处拉开,露出双乳,大力的揉着,解放的肉体得到了跟多的欢愉,我开始大声呻吟起来,真的太舒服了,他的阴茎是往上翘的,很容易刺激到G点,就这么抽插,没多久我就会高潮。他喘息着,抽插着,享受着这具中国女人娇美的肉体。一边抽插,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,轻声的问我舒不舒服,喜不喜欢,迷离的我一概回答“yes yes yes”,他手往下摸,摸到了小内内,那条若隐若现的丁字裤还在腰上挂着,下半部分已经湿透了,他稍一用劲,就扯断了,粗暴的扔在一边,仿佛这个小东西耽误了他的快感一样。他对我的腿和脚同样迷恋,不时握着我的脚腕变换着腿的姿势,时而并拢,时而大大的分开。他个子高,我腿伸直在他胸前,他稍微一抬头就能吃到我的脚,一边抽插,还一边吸吮着我的脚趾。

  渐渐地,我的快感越来越强烈,就在高潮快来得时候,他突然停了下来,并不想让我那么快泄了身子。他突然拔了出来,我下意识的用腿去勾住他,想把那根肉棒留在身体里,可他太强壮了,还是拔了出来。五脏六腑都仿佛被掏空了,我躺在椅子上喘着气,紧张加刺激加用力,还挺累的。

  他俯下身吻我,我搂住了他的脖子,顺势被他带起来,站着来到墙边,抬起我一条腿,慢慢放到他的肩膀上,这样,就回到了那天拍照的一字马了,我也很迫切想试试这种姿势,背靠墙站好,他微微蹲了一点,扶住肉棒就慢慢插了进去,身体拉伸带来的紧绷感加上下体传来的快感真真袭来,这个姿势让Brake也非常兴奋,他呻吟着,慢慢加快了速度,嘴里还嘟囔着说着什么,我没有仔细听,专心享受着这种快感,因为他很长,抽插的时候没有啪啪的身体接触的声音,只有肉棒深入的时候咕叽咕叽的摩擦声音,反而更加淫糜。渐渐地,我能感觉到肉棒更加坚硬,他放下我的腿,两只手一勾,把我抱了起来,准确的说,应该是端了起来,一边走一边抽插,我没有着力点,只能紧紧的抱着他,任由他深入,插得更深了,我高潮一下就喷涌而来,娇弱的身体在他怀里颤抖着,他没有停,继续大力抽插,这次高潮十分强烈,而且时间很长,我大声娇喘着。他看我身体已经到了兴奋的极致,也很得意,轻轻地跟我说“where do u want me to cum?”我已经彻底被他征服了,射在哪都行,我无所谓,射到子宫里让我怀孕都行,此刻,我什么都抛到脑后了,只让我享受这种高潮就好,我说“wherever you like…”他听了,更大力的抽插着,我都能感觉到子宫口都快打开了,他应该进去的很深了!猛烈地冲刺了一会,他把我放在地上,扶住我的脸,撩开头发,快速撸动肉棒,突然大吼一声,又热又浓的精液一股股的射到了我的妆容精致的脸上,我闭上眼,回味着刚才的高潮,根本没有介意这种屈辱的姿势,他射完,阴茎就放在我的脸上,自顾自的喘着粗气,阴茎沉沉的,放在我的脸上,我张开嘴,把半软的肉棒含了进去,为他清理干净。

  清理完,我躺在地毯上休息了好久,回味着刚才的感觉,也顾不上清理脸上头发上的精液,这头强壮的野兽真的让我舒服的魂飞魄散,他也顺势躺在我的身边,搂住我躺了一会。谁也没说话,他站起来,自顾自的去浴缸放好了水,又过来把我抱进去。我俩在浴缸里缠绵了好一会,他又想要,其实我也想,可是想到时间太晚,再者也不想让他太得意忘形,给他留个念想,就没有答应。他没有强求,帮我把裙子穿上,给我叫了车送我回去,当然,我是真空的,内裤早毁在他的手里。

  后来还有一些其他的故事,以后再说。

  字节数:9469

 
【完】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现代淫帝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xdyd.xyz/index.php/2019/10/03/%e3%80%90%e9%82%a3%e5%b9%b4%e5%a4%8f%e5%a4%a9%e9%9a%be%e5%bf%98%e7%9a%84%e4%b8%89%e9%87%8c%e5%b1%af%e8%80%81%e5%a4%96%e5%a4%a7%e9%b8%a1%e5%b7%b4%e7%9a%84%e6%95%85%e4%ba%8b%ef%bc%88%e5%9b%9b%ef%bc%89/

作者: admin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