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现代淫帝 现代激情 正文 下一篇:

大姐翻起来的淫水

一边洗澡一边满脑子想着等会香艳的激情大戏,想着外面白嫩的大姐还没穿衣服,靠自己在这意淫有啥意思啊,赶快出去陪陪大姐才是正事,三下五除二擦干身上的水珠,围着一条浴巾我就出去了。

  出来看见大姐躺在另外一张床上(刚刚弄湿一张穿),露出半个白白的肩头靠在枕头上,还没太干的头发散发着酒店洗发水的香味,浴巾放在床头柜上,看来杯子里的大姐一定光着了,妈的太诱惑了,我下定决心今天无论如何,即使用强也得把她上了。

  我走过去大姐的旁边,问大姐:怎么样你的心情好点了么?大姐说:我好多了,谢谢你的安慰。

  我又说道:我的衣服都湿了,看来我只能在这你这了也回不去了。

  大姐说道:对不起啊,因为我弄得你衣服全都湿了。

  我说:没关系,能照顾你是我的荣幸。

  大姐对我一笑,没有说什么。我轻轻掀起被子一边,钻了进去,然后又把浴巾撤掉,仍在床头柜上,大姐没有反对我进来她的被子,现在我俩都是脱光了的干柴了,看来只等我的烈火来融化她了。

  我试着靠近大姐,在被子里慢慢的向大姐的身体移动,我那粗糙的屁股先碰到大姐光滑白嫩的屁股,大姐被我碰了一下,她看了我一眼,眼神中好像有些害羞,然后她请轻轻的向外移了移身子,然后就说:很晚了睡觉吧,然后一把就把床头灯关了,室内一片黑暗。

  靠这到底是啥意思,到底要不要继续呢,她是不想和我有什么吗?我想了不到一分钟,终于想到了一个合理的解释,她一定是害羞吧,对了肯定是这样,我按耐不住我自己了,我的鸡鸡早就硬的要爆炸了。

  我翻过身一下子就压在她的身上,紧紧地抱住她,然后很深情地对她说:林姐,你真的好美丽,我很喜欢你。然后就开始亲吻她,她说:小陈,不要这样好吗,我知道你对我很好,可我……没等她说完,我的嘴就堵住了她的嘴,我使出我那不太熟练地吻技,疯狂的吻着她的嘴。

  她渐渐的失去了抵抗,我的舌头也深入到她的嘴里了,我的舌头碰到她湿滑的小舌头,妈的这感觉太舒软了,我的说很适时机的摸在她柔嫩爽滑的两个大乳房上,这手感真是一流啊,她轻轻地发出阵阵哼声,我的嘴了挪到了她的香香乳房上,用舌头情请的舔着她的乳头。

  乳头的口感很嫩,没生过孩子永远都是少女的感觉啊,和花钱来的那些真是不一样,我挑逗着吸着她的乳头,她嘴里的哼声渐渐的变大,我伸手摸了一下她的妹妹,已经有好多水啦,我把手凑到鼻子那闻了闻,没什么异味。

  听说B水能吃,可我还没吃过,虽然偶尔找些花钱的乐子,可那些都市有三聚氰胺的毒水和毒奶,哪能这么放心吃呢,我慢慢的向下移动着身体,嘴上碰到了一小撮毛,终于解除到核心地带了,她的B我以前就见过,白嫩的馒头B,毛毛不多,我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她的妹妹。

  好多水,入口的感觉没怪味,不过也没像有些小说里写的有多香多好吃,我又继续舔了两下,她轻声说道:别这样,那里脏。我说:不会的,你的全身都是香的,这里更香。说完就把嘴凑到她的妹妹上继续吸弄着。

  传说中的B水味道也不过如此,我用说轻轻地扒开他的B缝,伸出舌头舔着她妹妹里面的嫩头,舌头碰触她嫩头的一瞬间,她的腿夹紧了我的头,并且她发出“啊”的一声叫声,看来她这里比较敏感,我摸索着拿到一个枕头垫在她的屁股底下,这个角度好操作,刚才脖子都酸了。

  我的舌头在她的小B的嫩肉里搅动着,随着她的哼声越来越大,我就越来越有成就感,丝毫没有放松嘴里的动作,这时,一声电话铃响打破了这房间里暧昧的气氛,我郁闷啊,这节骨眼上谁打电话来,是大姐的手机响了。

  大姐手机在包里,只听到铃声的方向,她打开了床头灯,我看到了眼前的嫩B近距离看还是那么完美,别说黑木耳了,就是木耳都没看到,馒头B啊,两半白肉掀开,里面就是粉红的嫩肉,这只有在成人网站上的图片上才能偶尔看到的极品B啊,我主观上忽略了大姐的电话铃声在响正要继续攻击呢。

  大姐却挪动着身子,下了床跑到桌子那打开包包翻出手机来,看了眼萤幕,表情似乎有些不悦的接通了电话。不知道是不是大姐不小心碰到的,居然是免提状态。

  大姐:喂,你还找我干什么,我们不是已经结束了么?

  对方:这个,额,这个,其实我还不想结束。

  大姐:你什么意思,你俩都搬到我们家住了,连门锁都换了,现在却说还不想结束,你什么意思?

  对方:其实是这样的,她怀了我的孩子,为了孩子我没办法,可这么多年来我和你在一起怎么能没感情呢,我还是喜欢你的。

  大姐:这样啊,那恭喜你了,我也没本事给你生孩子,正好有人给你生了个孩子了。

  对方:我在外面还有一套房子,就给你住吧,我会经常来看看你,等她把孩子生了,我在找机会和她离了,再来和你重婚好吗?

  大姐:哦,小三转正了,我成小三了,你真是混蛋!

  挂了电话后,大姐直接关机了。

  刚才的种种激情都被一通电话给打散了,大姐接完电话又开始抽噎着哭泣,我一直看着大姐光着身子在那打电话,还在保持着澎湃的心情,鸡巴还是那么坚挺,可是大姐的哭泣让我清醒过来,我下了床扶着大姐回来,把大姐安抚进床上的被子里,我有些无奈的去了洗手间。

  看着被冷落的小弟弟已经变成半软状态,开始的种种豪情壮志也不能再继续了,大姐又哭了,而且听到电话里她老公的言语就有些气愤,小三领回家,居然还想养着已经离婚的妻子继续当小三,真是无耻。

  我出来卫生间后,看见大姐埋头在被子里哭泣,我钻进被子里,从身后抱住大姐,用我火热的身体温暖着大姐颤抖的身躯,渐渐地大姐的哭泣声越来越小,然后慢慢就不哭了,我俩的身体紧紧地贴合在一起,她的头枕着我的胳膊,我俩就这样抱着睡去。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现代淫帝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xdyd.xyz/index.php/2019/11/07/%e5%a4%a7%e5%a7%90%e7%bf%bb%e8%b5%b7%e6%9d%a5%e7%9a%84%e6%b7%ab%e6%b0%b4/

作者: admin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返回顶部